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最近的日子,越來越容易忘記,很多以前發生的事已經漸漸從我的腦中抽離,像是沉睡了許久的迷濛,又像是進入昏睡前的模糊。這也許是好的吧,畢竟要騰出舊的記憶,才能更容易的接納新的人或者事。 回想走過的這些年,確實不是一帆風順著的。有過挫折,有過失敗,有過痛苦,有過悲傷。但是,我不討厭或者怨恨任何人,也不曾討厭過或者怨恨過任何人,並且將來也不打算討厭或者怨恨任何人。那些從我生命中走過的人們,有我喜歡過的人,有喜歡過我的人,有我傷害過的人,有傷害過我的人,有的最終成了我的朋友,有的最終還是我的陌生人。可是,我不討厭、不怨恨他們任何一個,不是因為我寬容,而是因為卑微的我沒有資格。沒有資格去討厭怨恨他們中的任何一個,也沒有資格去把自己的討厭怨恨放縱到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身上。 最黑的黑就是背叛了吧,想想那時候真的是覺得天要塌了,所有的信任全部破滅了,心裡難過得恨不得把心揣兜裡包上好幾層都還覺得疼。可是現在想來,卻只覺得是年少時的小打小鬧,不覺得怎樣了。那時候還以為會是一輩子的傷,還以為自己會永遠記得,現在卻早已經釋懷。那時候也以為會是最深切的傷痛,並且也因此和別人看似風輕雲淡的無所謂憤怒的抗爭過,現在想想都覺得好笑。這個過程,在不知不覺間業已完成,等我警醒過來,那些曾經發誓要銘記的記憶早就不知去向了,我不知是該悵然所失,還是該暗自慶幸。或者說,我其實並沒有那麼想要去記得那些事,甚至也可能我一直都在逃避那些記憶。所以,當過去終於有一天真的過去了,我的內心深處是有一絲喜悅的,不是對過去的拋棄而沾沾自喜,而是對重新的開始的嚮往。只是,在哪裡跌倒的,便有意識的不敢不去避得遠一些了,近乎於強迫症般的抗拒。這大概是後遺症吧,不過,無所謂啦,有得必有失嘛,實在沒必要那麼貪心的。 腦子裡並不是所有的記憶都是悲傷的,還有些快樂到耀眼的記憶是我怎麼也無法忽略的。我總覺得自己其實大體上是幸運的,就算是在最難過的日子,我的身邊也總有些貼心的朋友陪伴著。每每遇到不開心的事,一想到他們,或者在我身邊或者不在我身邊的他們,就覺得沒有理由再不開心了。在這個世界上,我是那麼的渺小,比我不幸的人大有人在,可是他們仍然堅強的活著,擁有那麼多的我又有什麼權利去放任自己的悲傷呢?所以,心裡面對於我的朋友們不是沒有感恩的,如果沒有他們,我想我就真的是天底下最可憐的可憐蟲了。 20歲以前,我在浪費青春;20歲以後,我在浪費生命。這是我對我迄今為止的人生的概括。20歲以前,我擁有最好的記憶力,可是我卻沒有能夠很好的運用,結果我學無所成,甚是慚愧。20歲以後,我追求著最純粹的夢想,可是卻把白日做的夢當成了所謂的夢想追求,結果我事無所成,更是慚愧。在以後的日子,也許還會有更多狼狽,但是我相信,我並不是一個人在走。同時,我願我的朋友們,都能安好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天,干冷干冷。村莊之外的野地,像冬天龜裂開的一道口子,將我們錮禁在冬天寒風凜冽、冰冷刺骨的汪洋中。 我和堂哥在莊東的墓地裡,給我們幾天前去世的三伯挖墓穴。堂哥們嘴裡噙著紙煙,瓦刀敲打著抹上水泥的磚塊,相互輕鬆、愉快地說著村莊裡一些雞零狗碎的事,那神情就跟他們在村莊裡給人蓋房子建宅院幹活一樣,毫無二致。但墓穴畢竟不是宅院裡的房子,如果說,它們之間有什麼相同點的話,宅院裡的房子是我們在塵世上的住所,而墓穴是我們所有的生命,在塵世最終的歸處。 這些年,我與故鄉的親人唯一的聯繫便是家族中一樁樁婚喪嫁娶、生誕病死之類的事。常常是一個突兀、遙遠的電話在耳邊響起,接下來我便知道:我家族中的一位親人,從塵世上突然離去了;一位親人,呱呱哭泣著來到了世上;一位親人,褪去了他們臉上的青澀和稚氣,從此成了別人的新娘或者新郎,開始用自己的一雙肩膀,承擔起他們人生的酸甜苦樂……我有時疑惑,所謂的故鄉,其實沒有那麼多文人墨客筆下的寓言和深意,故鄉其實只是這個世界上,一處迎接你的親人生死存歿的地方。 幾天前,堂哥的電話打來時,我正在工廠的工地上幹活兒,堂哥在電話裡說,伯昨晚在凌晨歿了。我一驚,但我知道,故鄉里我叫“三伯”的一位親人,早已離開這個世界了。三伯是我父親的堂哥,他是我父親那一撥兄弟中,唯一一個活到八十歲的人。從前,我每次回到故鄉,從公路上下了班車,一准就看見,三伯坐在公路邊堂哥家的院門前,遠遠地招呼著我。我走過去,從衣兜裡掏出煙,發給三伯一根煙,然後問候他幾句。我想,下一次如果我回到故鄉,故鄉里我叫“三伯”喊我乳名吃我紙煙的那個人,再也沒有了。一定的,這一生永遠也沒有了…… 在三伯的墓穴周圍,是一堆又一堆墳頭上長滿了荒草、墳前長滿蒼褐色松樹、柏樹的墳堆。一個個墳堆,一個土疙瘩又一個土疙瘩,就像村莊裡一張張新鮮、陌生的面孔,在我離開故鄉的這些年裡,那麼多的人已不知不覺地沉睡在了這裡。大伯、二伯還有我的父親,他們的墓地,就在三伯的墓穴周圍。在幾年前、十幾年前,他們像我和堂哥們一樣,在村莊的風霜雨雪裡行走過,在這個世界上熱火朝天地生活過,但是現在,他們一個個早已不聲不響地離開了村莊,只在村莊外留下一個又一個土疙瘩。在許多孤寂的夜晚,我曾有許多回想起過父親,但我卻怎麼也想不清父親的臉,我是父親的兒子,我的脈管裡流淌著父親的精血,我的生命裡烙有父親生命的印痕,但父親留給我的,卻只是一張愈來愈模糊的臉。沒有人能抵禦死亡,沒有人能抵抗住時間,我們所謂的親人和親情,只是逃脫過時間之水沖刷後的一種情感。 天,越來越冷了,一顆顆雪糝子從陰暗的天空落下來,無聲滴落在野地的麥田里。在堂哥們走上墓穴,在三伯的墓穴前烤火、喝茶的時候,我一個人走向遠處的墓地,一個墳堆一個墳堆默默端詳起來。那些沉默冰冷、荒草覆蓋的墳堆,此刻,一個個暴露在野地的寒風中,顯得那麼孤獨、寒冷和無助!此刻,一個人置身在墓地中,我平生第一次清晰地感覺到,死亡原來離我們是這樣近——不是天壤之遙,而是咫尺之隔!死亡,像一隻面目猙獰的怪獸,它其實一直潛伏在我們身後,用它冰冷的目光,時時注視著我們。沒有人知道,它何時突然一躍而起,張開它的大口,一下吞噬了你!在這個世界上,沒有任何人可以像天地一樣長久,在這個世界上,人只是世界來來往往的過客,所有的生命,無論尊卑貴賤,其實只住過這世上的兩間房,一間叫“生”,一間叫“死”,我們只是在這兩間房裡出出進進。而時間,才是它永恆的主人;命運和死亡,則是掌管著那兩間房子鑰匙的黑衣人!…… 就這樣漫無邊際地想著想著,一句疑問,像一隻黑色的大鳥,忽然一下盤旋在了我的腦海中——在我離去的時候,我能在世界上留下什麼? 是的,在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,我最終將留下什麼? 榮譽,地位,財富還有名聲?不會,決不會!我只是庸庸眾生裡尋尋常常的一個平頭百姓,這一生沒有顯赫的地位、沒有?赫的榮譽,更沒有萬貫家財和沸揚的名聲,我生前尚且如此,何談後世?!我熱愛文字,我在為生計奔波的匆忙人生中,總想將那些奔湧在自己心中的情感與思緒,寫成文字。但是,它們最終能留下多少?有時候,當我站在書籍鋪天蓋地的書店、圖書館中時,那種對寫作的疑惑與膽怯,令人傷心而沮喪。那些一本本落滿塵土、標滿“打折”“底價處理”的書籍,它們有的出自不朽的偉人,有的出自名聲飛揚的暢銷作家,有些書說出了驚世的名言、永恆的真理,有些書曾經令洛陽紙貴,有些書上的故事、詞句,曾經賺取過無數人的眼淚,曾經深刻在某個人的記憶和內心深處——但是,它們的命運尚且如此,我的文字的命運,能比它們好到哪裡?! 是的,在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,我絕對在世界上留不下一丁半點什麼。或許,我留在這個世界的,將是像我的親人一樣,在故鄉的墓地上,留下一座將被荒草覆蓋,被松樹、柏樹的枝柯遮蔽的墳堆! 天,漸漸黑下來了。我們收拾好了鐵掀、橛頭、瓦刀和水泥,拉著架子車要回村莊裡去。一彎月牙,冰泠泠掛在了天幕上,野地的麥子,在淡淡的月光裡一片片黑森森的。冬天的冷風,刀片般吹在我們臉上,大地在吹徹的寒風中,一片寂寥、寧靜。 我知道,那些吹刮在我們臉上的寒風,也曾吹刮過我的那些沉睡在墳堆下的親人;此刻照耀過我們的月光,也曾照耀過我的那些沉睡在墳堆下的親人;我們腳下的寒霜,他們也曾經踐踏過。但是現在,他們沒有了,村莊之外,他們曾經行走過的土路上,只留下了我們。 所有的生命,絕對沒有大地上一縷寒風,一片月光,一地霜花長久。所謂生命,其實只是一粒光在時間中一點點變暗,逐漸消失一種歷程!

| 14th Jul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用熱水化凍肉,一是化不透;二是會改變食物本來的鮮味;三是會損壞食物中的維生素。如果在高溫季節,這種沒化透的肉還會使細菌大量繁殖,使食物腐敗變質。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如果說枕著春天的嫩綠入夢,夢就生機;枕著夏雨入夢,夢便濕潤;枕著秋色入夢,夢就斑斕;枕著冬雪入夢,夢便純潔的話,那麼,枕著心瓶入夢,那夢就一定與女人有關。於是,關於女人的哲學就產生了—— 正因為女人很美麗,又很誘人,所以男人們沒有一個能離得開女人。 由於女性激素與男人的激素的不同,女人便生得柔弱、嬌嫩,長得是曲線的美,生得是花般的靚,說的是乖嗲而綿長,唱的是甜美而滋潤。於是,世界上的男人們更多的話題便離不開女人了。 女人很神秘,又很深遂。因為,女人的眼睛能送你一車秋天的“波菜”,讓男人蕩起漣漪。因為,女人的語言能讓男人不斷地尋找謎底,這自然是需要男人用心靈解釋的密碼。於是,女人的:“你真壞”,便譯成了:“我真好”。女人咬牙切齒的:“你真恨死我了”,便譯成:“我真的喜歡死你了”。 女人的哲學,就是散文的散淡,詩韻美的哲學。所以人們便恰當地形容女人是一首散文詩。 散文,本身就具有浪漫的散淡,而散文詩浪漫的精華便處處閃耀。於是,女人一切的曲線美、溫柔美、靚麗美就被眾統稱為浪漫了。 散文是“點化生命,潤澤靈魂”的,所以女人也天性地點化著男人的生命,滋潤闐男人的靈魂。 一個不懂得溫柔的女人像水,無色無味;而一個一味溫柔的女人像蜜,煩而發膩。自然,聰明而善良的女人就會分場合、分情緒、分時機地溫柔、調皮一番,表示對自己的男人的愛與對自己的愛。 女人自愛,勝過所有的人愛自己。女人自尊、自重、自愛,是女人最能攝人心魄的美麗。 女人溫柔而調皮。 溫柔的女人,自然懂得溫柔的藝術。溫柔的女人像茶,有淡淡的苦,回味悠深而綿長,像激素,有分寸地調整男人身心的潮起潮落。 調皮的女人,自然懂得調皮的魅力。調皮的女人像味精,單用不佳而調用俱美;像美酒,到位則興奮已極。 溫柔的女人是聰明的女人,聰明的女人不會讓溫柔成為一種順從和附屬,而是在溫柔中產生自己的個性,像春雷,有一種震憾力,像冰淇淋,有一種滲透力。 調皮是女人的一種智慧,具有這種智慧的女人不讓調皮成為人的討厭,而是讓調皮成為情感調頻的旋扭,並不時地觸動。 調皮的女人會調節一種氛圍、一種情緒、一種激情和一種美好,調皮在男人愉快的時候,似蜻蜒點水適可而止;調皮在男人舒暢的時候,若咖啡苦中有味。 其實,瞭解是迂迴理解吸引力的釋言。人一旦缺乏了瞭解,就已經什麼都不存在了。男人瞭解女人,便會輻射出無限追求的射線,產生大量的雄性激素醞釀愛情;女人瞭解了男人,就會湧動雌性激素發酵感情並釋放強大的吸引力,慫恿愛情。這這些些的力量是無法估量的。 女人的新意就是不能丟掉珍惜男人的一切而保持永恆的吸引力。 一個女人具備一時的吸引力不難,難的是賦予自己吸引力的生命力,讓它常在長新,長久不衰,而這生命力是要獻給自己的男人的。 女人的生命就是詩的生命喜人要是你用心靈寫成的一首好詩,這詩便沒有了年限界定,也沒有了時代的隔閡,意境永遠是有新意的,有生命力,同時也有激情、有衝動、有忘記一切的震撼力,更應該永遠是那種讓人讀後而拍案叫絕的美。 女人既然是散文詩,有著恬靜、優美的情感。那麼,女人就應該讓自己是一首有著很強懸念的好詩。讓人不斷地猜想、追尋,也讓人永遠品味,更讓人終生不忘。像一首歌的旋律,只要有那麼幾個高潮的點劃使叫人過耳不忘,常唱不衰。 女人既然是風景,那麼就應該是一幅靜中有動,動中有靜,無限延伸並變幻無窮的風景。讓人欣賞不完,探之不到,拋棄不得而久存的那種價值不定的佳品。 女人的哲學其實就是一道等式:女人等於自愛加溫柔加調皮加新意。 領悟了女人的哲學,也期盼得到這樣的女人。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今年的休假,我回了趟老家。親戚們都很熱情,對我這個遊子格外照顧,聯93歲的爺爺都要表達自己的心意,請我們吃飯,讓我很是感動。血濃於水啊。 人都說家鄉好,並非自誇,我的家鄉--江西,山青水綠,風景如畫,自然天成,在都市化、工業化時下的中國,是不可多得的生態寶地。革命聖地井岡山、世界自然遺產三清山、龍虎山、廬山,還有最大的淡水湖鄱陽湖,每一處都是難得的休閒度假勝地。我的家正在龍虎山畔、三清山腳下,由於哥哥、姐姐在家鄉努力奮鬥,事業、人脈都很旺,自然一路綠燈,即欣賞到了自然美景,而且遍嘗家鄉美味,還有濃濃的親情,雖炎炎夏日卻心裡清涼如春。 都說興至而哀,我也一樣。每每家庭聚會時,卻總有一絲傷心,現在兄弟姊妹都家庭幸福、事業小成,但母親卻早在8年前離我們而去。每一次回家祭拜母親墓塚,都再次傷心品讀子欲孝而親不待,也是由此,我們兄弟姊妹之間更加團結,更珍惜現在幸福的生活,更珍惜家庭情感。 回一次家也感動也是受教育,前有哥哥劈荊斬棘白手起家,以專業、無我的精神,以百折不撓、卓越創新的勇氣,成就了當地民營金融的翹楚,此外,後有弟弟,小小年紀已經提撥為行長助理,全身心提升自我,全面進入當地核心金融圈。 受教育是壓力也是動力,現在的我,沒有理由等待,基礎已經打了十多年,年紀也直奔40,如不抓緊時間一博,恐難再有機會。其實,自我分析,我雖沒有他們的人脈、地利優勢,但我平台較高,一旦施展開了,效果並不比他們差,再說回來,人沒有必要和別人比,其實只要和自己比,抓住自己、抓住當時,每一個人的人生必定不同,但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掌握自己,人生就是一個不段挑戰自己,不斷完善自己的過程,每天都有一個新高度是一個難度太高的任務,我認為每一個季度來評價,不說有新高度,但一定有新的認識、新的收穫,人生的儲備有增量。 比如:這次回去領回兩個任務,一是實現我們公司為他們企業做好財務顧問,二是為兩個小孩就業找機會。做好這兩件事,是我的任務,也是自我完善的一個體現。要規劃一下,立即付諸實施。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接到父親胃癌晚期的消息,我整個人都軟了半截。 父親一輩子含辛茹苦,早年四處奔波,中晚年今如此光景,甚是讓我擔心,偏偏到了我們長大自立,他可以好好享受的時候,卻得了這樣的病,想一想都覺得蒼天不公,對他太殘酷了。 大夫說他剩下時日不多,讓他好好享受這剩下的時光。但我就是不相信,因為父親才54歲,我做夢也不會想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邊。 記得曾經跟父母說過,等我在上海混好了,一定把他們接過來玩一下,看看這外面的世界。偏偏今年我混的比往年都要差,跟朋友投資,虧了不少錢,還到處借債,正似“破屋更遭連夜雨,漏船又遇打頭風”。 談了兩年的女朋友在這個時候也提出說要跟我分手,我覺得這樣的女子不值得我在為她傷心。雖然心裡還是很苦很酸,只能一個人在黑暗的角落裡偷偷的落淚。 我最擔心的還是父親,每天的工作雖然很累,我只能忍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,努力工作,我想父親也希望我這樣。 還記得我從家上海臨走時的情景。 在摩托車師傅替我綁行李的時候,我轉過身,走到父親面前,扶住他那消瘦的肩膀對他說:“爸,你在家好好安心養病,不要為我擔心。”然後拍了拍他的背。 他說:“兒吶,我曉得,你在外好好安心工作,莫擔我心,跟小黃(我女友)放好些!”說完。他轉過身去,我已經看出他眼裡已經有淚水在打轉。母親在一旁看著我們,還有妹妹,當我坐上摩托車,準備走的時候,我轉眼看到母親,她也看著我,她的淚已經流了出來。嘴裡不停的叮囑我:“路上小心點,各方面注意!……” 當我轉身,車子啟動的那刻,我的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,我趕緊用手拭去。 這麼多年,父親為了這個家,辛辛苦苦,操勞了一輩子。自從我上了初中以後,跟父親相處的時間就變的很少,那時候只有每個星期放一次假,回家見到父親。上了高中,見父親的次數更加的少了,每月只見父親一次。 到了上大學的時候,更加少了,就放暑假跟寒假的時候能看到他。 至今,我還清楚記得,我上大學是父親送我去的,那也許是我跟父親相處時間最多的一次,我們先是從家搭車去武漢,然後在武漢買票去蕪湖(大學所在地),有父親一路陪伴,我很安心。第一次出遠門,父親總有些不放心,替我把生活上的用品都安排好了。還千叮呤萬囑咐。記得父親臨走的時候,是晚上,我們一起吃了晚飯,然後一起回到我住的宿舍,收拾好行李,然後出門走到路上的時候,他依依不捨的對我說:“德華,在學校好好學習,莫擔家的心,家裡有我。”說完他就哭出來了,我當時也哭了。我說我送他去車站,他不肯,說他自己會走,我讓他搭車,他說太貴。自己邊走邊問。父親離開後,我頓時覺得自己好孤單,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城市裡,我想他,也想家裡的親人。那晚上我沒睡好,一直在為他擔心。 而現在,自從工作後,才更加覺得家才是自己永遠的溫馨的港灣,每次只有春節的時候才能回家,和家人呆一段時間。 想想,我曾經還恨過他,覺得他不明白事理,思想狹隘,現在回想起來,覺得我那時候真的不懂事。 “父親,爸。”如果可以,我願意將我生命的十年甚至更多的時光給你,讓你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安享晚年。 但願我的父親的病能快點好起來,為他祈福!!!如果真的有佛祖,那麼請佛祖保佑他早日康復!! “父親,爸。我愛你!”
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素面玉骨清香,挽輕風搖逸,似天仙入世。 引回眸,駐足西園驚春夢。春恐粉面嬌羞,散白麗似雪,點點綴枝頭。 雨罷清妝點朱唇,滿園飄香,更顯冰姿不沾塵。願伴佳人共舞,疑是人間? 風停郁木,紅肥綠瘦,欲扶倩影上雲亭遠目,共賞玉花雲雪滿山覆。 惜與梨花同夢,卻恨吾未是同路,無語相送,愁斷腸,問歸期? 曉來覓芳蹤何在?只留下片片心碎輕踏著暗香沉醉,癡情灑滿了半池春淚。 擁你入黃土,淚盡不自知。 作者:金溪
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夏日的午後,陽光照射到身上暖暖的。透過了陽光的手,變得緋紅。手邊有一杯剛剛泡開的鐵觀音,味道很濃烈,茶葉從杯子裡溢出。撲鼻的茶香,就這樣紮實地鋪陳在我日常生活的節奏裡。 看著杯子的茶葉,由原來的黃色到現在的泡不出顏色來,才發現我該換一杯了,茶可以換,但是我們的人生卻不可以,每一個人的一生都不同,唯一相同的是,大家的起點都是一樣的。 我的年齡慢慢逼近四十,是急轉彎,是陰險的提示。因了常年寫作的關係,夜裡躺下後輾轉反側,與睡夢如隔著千山萬水。為了臥榻的安眠,我遍搜奇方勇於嘗試。 小米粥、熱牛奶、薰衣草,這些傳聞中的催眠良藥大都浪得虛名。不知翻過多少次身,在絕望幾乎要淹沒我時,還有最後一招,就是起來垂青一下那些茶。 “寒夜客來茶當酒”,是多麼令人神往的場景,溫暖,歡喜。茶的氣質,跟萬籟皆寂的夜晚契合。這些名山秀水間的靈物,經過殺青和炒揉,褪盡水分和顏色,安詳地沉睡過去。如閨中的懷春少女,斜倚在繡樓的欄杆上,在冬日寒鴉的叫聲中,期盼著,春風早日撥弄起妝台的環珮。眺望遠處山野,馬蹄達達,美目佳人翩翩而來。 水是茶的魔法師,沖茶是悄聲喚醒那些睡去的青芽嫩葉。我著迷的,是過程的繁瑣和儀式般的莊嚴。清水淨手,調勻氣息,一招一式地沖泡,心平氣和地觀賞。大凡名茶,都有一套既定的沖泡程序。每個步驟都有典雅的命名,合起來就是系統的表演。在渴望成眠的夜晚,品茶是次要的。而泡茶、賞茶,本身就是一門自足的藝術,是形而上的,文學性的。 又是一個空氣濕潤的夜晚,雨意氤氳,我拿出一盒綠陰陰的碧螺春。綠茶如詩,令人聯想到春日、細雨和少女。綠茶中的碧螺春,是詩中有畫,像一幅未乾的水墨畫配了一首清麗的五絕。 鐵觀音產自閩南安溪的茶山,出身好,名字美,得天獨厚。茶葉未著水的顏色,就已青翠欲滴,極易讓人一見鍾情。形狀上,像粒粒青螺,比起尖削的龍井,更有幾分溫婉的韻味。碧螺春的妙處,除了奇香和翠色,它在水中的姿態也尤為飄逸。這樣秀氣嬌嫩的茶,禁不起沸騰的水和有蓋子的壺。一不小心把她捂黃了、燜熟了,可不大煞風景?取細高透明的玻璃杯,放小半杯水。投茶下去,杯底就漸漸暈開了一層春色。第一遍洗茶,為其洗去風塵,手上的動作要輕巧敏捷。第二遍落水高沖,捲曲的碧螺舒展成綠色的雲片,在杯中迴旋飄搖。碧螺春是初諳風情的小姑娘,嫵媚是有的,只是媚得羞怯。 茶需品靜,香能通靈。蓬勃的能量注入身體,我像渴望成仙的林中精靈,貪婪地吐納天地靈氣。我採用腹式呼吸,氣息在經絡裡蜿蜒流走暢行無阻。血液潺潺流動,澄澈如深山古柏下的一脈清泉。濁氣散盡,胸膛敞開,原先略顯遲滯的血脈全通了。 鐵觀音帶給人的遐想,有閩南的山水,露濕的茶園,背著茶簍的鄉間少女。迷濛而悠遠的意境中,倦意襲來,就此睡下了。這樣的夜晚,總是苦澀中帶點朦朧的詩意,枯荷聽雨的調調。 日子趨向安穩,工作業已理順,生活因妥協和怯懦而變得更舒適。一個又一個的夜晚姍姍到來,又悄然流逝。興奮和滿足少了,不知道想追求什麼,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被消耗掉了。我用那些名作家們的經歷來安慰自己。因《牛虻》一書蜚聲全球的埃塞爾·伏尼契,在英美讀者中少人問津,但她嫻靜外表下澎湃的革命激情,卻在千里之外的俄羅斯找到了知音;直到垂暮之年,她才知道自己的書在俄羅斯受到如此膜拜,甚至被奉為自由的旗幟。美國小說家福克納在成名前經常遭遇退稿的尷尬,而視寫作為第一生命的他屢退屢投,終於成為一代小說宗師。還有土耳其“小說巨擘”帕慕克,出身建築家庭的他從小就做著“作家夢”,但其想法遭到整個家族的譏笑與牴觸,帕作家卻憑著7年的毅力堅持寫就《我的名字叫紅》,一炮打響全球文學界。想想他們,反觀自己,不也正踟躕在文學苦行僧的狹道上? 好在總有一些好東西,會繼續豐饒著我的生活。茶的奇妙,在於到了一定年紀,方能拋卻成見,懂得欣賞。家裡的冰箱有大半空間用來存放茶葉,很多朋友以此為鐵證,取笑我的小布爾喬亞心態。其實,我不買華麗的昂貴品牌,不看歐洲文藝片,不嚮往光怪陸離的大都市,對在咖啡吧中浪費光陰的人側目而視,確乎不是小資的做派。茶的廣袤和深邃,極易讓人癡癡迷迷。《洛陽伽藍記》裡說,閩人做了鬼,都離不開茶。喝茶於我,著實是個像樣的嗜好。 茶和我生活的小城市,有一種天然而隱秘的聯繫。“茶”這個字本來沒有,陸羽把苦荼的“荼”減去一筆,才有了它。和茶香四溢的蘇州、泉州比起來,自己所處的寧德市是處在青春期的少年,喜歡尖銳而衝動的工業味道;又像尚未識途的馬駒,不知哪條路通向茶道智慧的彼岸。 古老的茶香,並未浸潤透小城市的市井。 在寧德城裡,老城區的茶館,多是小門臉,舊傢俱,溫文爾雅地坐落在小巷裡,像隱居的高人,要用心去尋訪。茶室裡頭,光線柔和,動靜相宜。氣氛上,是無為的,散逸的。幾個老人閒坐一隅,作為優越尊貴的熟客,有了自己固定的位置。他們眼神清朗,一臉的受用。一看就是喝了半世的茶,也弄懂了茶。而在新城區,被命名為“會所”的新式茶館則張揚、摩登、搶鏡,一幅受不了冷落的樣子。它們開在熙攘的鬧市,也去大型購物中心裡湊熱鬧,和星巴克咖啡比鄰而居。設計佈置上,照例有博古架、羅漢床,樸拙的籐木圈椅,強調品位的軟裝飾,塑料綠蘿搭起的戶外雅座。常見的客人,是富態的中年男女。聚在一起斗地主,杯子隨意地放在桌角,茶早就涼了。隔間裡,人影綽綽,看不真切,只傳出響亮的洗牌聲。在清雅古典的環境中,撲克、麻將是重點,換名片建關係是關鍵。偶有兩三個帶眼鏡的人,一壺茗茶相伴,互相引為知己,在不起眼的角落裡低語。身處其間,怕也亂了品飲的心境。茶是陪襯應景的路人甲乙,“茶社會所”也只是搭起一座交際嬉游的戲台。 當月光照進我的書房,我一邊喝著清茶,一邊嚮往著北宋女詞人李清照與她丈夫趙明誠的茶意生活:那是一個有月的晚上,“歸來堂”裡一對小夫婦,正在月光下品茗。女的才華橫溢,每沏一杯都要作詞一闋,男的博學多才,每聽一闋都要回應一首。茶杯麵前是泛著油墨清芬的詩卷,那是一對多麼和睦的夫妻啊,以茶打賭猜書,品茶吟詩作對,儘管第二天他們身邊又會有成堆的瑣事,茶的香味留在味蕾,就要為生存作艱苦的鬥爭。茶淡了又沏,詩卻越吟越多,也越吟越好,留在了歷史中。 誠然,即使是才情高妙的人也得為生計奔走。忙忙碌碌,生活就七個字,茶占一位,文學也本就是生活,有茶的一味。平淡也好,高雅也罷,在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,從那瓷質茶器裡流溢出的享受正是喧囂背後僅剩的一方淨土。 想來,人總要學會長大和成熟,就像茶一樣,綻放自己美麗的一生,然後沉澱下精華。人生的路很長,長到我們不知道它何時才是盡頭,但是它也很短,死亡就是一瞬間的事,沒有冗長的等待,沒有無盡的痛苦,更沒有擾心的牽掛,就那樣放手。 最好的時光在茶香裡,茶影映出我的性靈文字,使得流水般的生活背景多了一份安祥與恬靜。 文章來源:歐也飄飄的部落格 |CES Gadget Show 22011 | 拉姆的WorkShop |占星的家園 | 李錦禾的blog |周韋彤 | Danm.us Scrolldown |戴政 | The Porning Report |月兒彎彎——BLOG |
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夜寂靜,人未眠,獨坐案前捻箏弦。 更深闌,月嬋娟,對飲燈底醉江南。 弦月對窗,碧光照眼,斑斕斜漏,被微風搖落行道,暮夕的餘溫縈垂亭樓台閣的空隙,彌撒畫角籐蔓的青莢,由不得你自主,徘徊其中便有一種暖峭之感,春,來了。春,真的來了。 你和他有個約會,當紫荊惺目,桃紅滿枝,飛花引酌時,長亭攜月扶殘醉。 籬內,奼紫葳蕤,綠葉豆莢,冰綃裁剪。閒步履,拾趣園林,談笑飄蕩空宇。籬外,往來行流狹長過廊,喧嘩聲被攆到一線天,震耳亂魂,使斜映門房空階的芊芊,慌慌張張錯換不同的去向。夾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突然有一種陌生的熟悉,那是因為想起了他,想起了熟悉的身影,想起了曾經的約定。心底的聲音催督勻衡的步速,去靜謐的湖畔翠雲亭,候接來自天涯的紅帆。 翰林庭廊曲幾許,霽叢簾幕重遮燈,樓頭畫角風吹醒,入夜花影落滿徑。穿過嘈雜,轉入閬苑學府,月色下的林陰朦朧徑欄。迷濛的薄紗籠罩池水的未央,絲絲涼絮紛紛揚揚,暗香湧動,飄散在寂靜的週遭。 那橫貫湖面的提欄廊橋,載記季節的履痕。每當黃昏裊裊湖岸,無語獨依西窗,繽紛漫天笑看花綻,徒見月圓闌珊空,聽風凌蔓舞腰,靜數朝暮過往。把酒曾問清風,襟情尺素誰人寄?唯與耳畔風著雨,淺吟蘼蕪歎如煙,迷茫心緒睡蓮收,驚起夜風拂面。 遙望遠處,守在他每天必經的渡口,沉魂與他一起望盡繁華,攜手柳下明月,相依長亭十八,爍意秋眉,呢喃卿我,他那溫暖的語言閃動疼惜,在飛揚、在瀰漫,似夢若幻。暗袖他身上獨有的味道,輕輕鎖住他的脈脈含情,放進繡幃枕旁,陪伴夢裡的癡魂。就這樣,你游弋在現實與夢境裡,聆聽翩翩紫蝶的詩情,月光的柔語,風雪飄零的叮咚…… 恍然間,一個熟悉的身影躍入眼簾,不敢相信眼睛,是夢境嗎?開閉幾下,再聚神,輪廓更為清晰,魂牽千年的他,在亭眉撫簫星月神話,調韻楓情蕙蘭,婉弦梁祝蝶戀,一聲聲,叩扉沁心,一剪剪,燭火夜闌。瞬間,對望,無語。時針定格深情,委屈凝成冰珠,相思融合璨瑩,環臂紅顏醉。 耳斯,親,不知此時何處,知否,一顆心游離孤獨,隱忍寂寞,不時相思淚。慢慢長夜捲簾倚窗,彷彿聽見一次次歎息,縈在你的心蒂。你等待的影子,搖曳在他的心中。他,開啟那扇冰封的門扉,點燃酥油橘燈,照明你學習的思徑。素箋上一行行,墨綠花綻,鮮活著你的記憶。當你魂疲神倦,窗外的他悄然身邊,纖指輕點額頭,劃圈按摩舒神,閉目貪婪他婉約的吟哦,一絲輕鬆膨脹週身,他起伏不定的心跳,呯然在我的泓池。你那落寞與憂傷,幽怨與哀歎,無奈與心傷,望穿秋水的等待,已刻骨烙在心壁。那一份關懷,那一份鼓勵,讓你與他心靈相約。原來夜蝶飛過那片蒼茫的滄海,把你青蓮心事慇勤在他的窗欞。 風竹敲夜闋,薄雨催霞紅,守望著一個人的守望。“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”,這是你將自己與這世界隔離,獨自徜徉墨徑,攀越塵峰關隘時,對他傾之肺腑。悵緒荏苒,不能在他圖壁心智時牽你的手,撫平你眉間困惑的感傷,親自為你焙火煎茗,驅寒溫暖你的冰涼。請原諒望洋興歎,他只能在千里之外的此岸,默默祈禱,憔悴紅顏。 霜染紅楓送冬遠,飛絮飄零聽梅吟,鶯飛草長初遇路,花開無語看雨風。日走雲遷,千回百轉定格今日,執子之手行歲歲年年,儘管隔著萬水千山的距離,那麼遠,卻那麼近,那麼飄渺,卻那麼真實。顧首所往,詮釋著人生裡不同的體驗,忙碌,孤寞,悲懷,慌亂,淚滴,笑顏。指間流逝的光陰,靜靜地看著雲卷雲舒,燕去燕回。仰望蒼穹的浮雲,魂悠遠,意闌珊。高山流水,媚舞塵煙,深情相擁流光裡的點點滴滴,香盈楚袖。清風明月,錦瑟夢漣,樽杯依依,玉珮流響。 今夜,是個特別的日子,他,如約而來,沒帶來520朵鮮然玫瑰,卻送來意外的鴛鴦錦。親,猜給你什麼禮物?猜猜看。是一首歌曲?他搖頭。是一剪花?他,又晃腦。是三個字符組成的一句話?他表情木然。知道了,知道了,是價值抵城的鏡盟,他失望的眼神,讓你丈二。那是…是親筆《酷相思》。是啊,自從那天驚鴻,無論他多忙,一日為你伏案吟詞,把一腔濃情寫進詩行,寄托相憐。這顆殷殷之心,就是真情的寫照,還有什麼比此貴重的禮物?他把一生交給了你,一首首詞,是愛的誓言,一行行淚,是情的傾注。親愛,這個作為我們相愛的賀禮,你滿意嗎? 親,可知否,當時眼眶撕了口,滾燙玉液傾出,那是激動泉水的噴湧,那是出乎意外驚喜的絳珠。親,這不是普通的贈予,而是造化暗中弄巧,這個日子,靈光眷顧,明瞭他的冠,媚了你的姿,天涯咫尺鏡花情,天上人間雲水心。月老把這般聰明的他,送進你的生命,你怎不涕零橫飛,亢奮怎能自禁?還有,還有,一件意料又意外之驚喜,次第紛沓……,親愛,你,沒有走眼,眾裡尋來千百度,驀然回首,燈火闌珊人。 在這特別的日子,設宴花前月下,向貴賓寄發綠柬,邀請溫馨的風弦符簫笛,邀請奼紫嫣紅繾綣,邀請紅衣裹枝,在風中搖曳的流蘇,在行雲流水中歌唱,唱一曲不老的神話。 今晚,讓彼此遺忘紅塵負累,靜守最深的春水一江,細數千帆,陌上輕寒,流年清歡。也許,過了今夜,明日又天上人間,你,重新回到平仄起伏的情感,把思念寫在文字裡,在黑暗的夜,面向彼岸那一棵開花的樹,默默的欣賞和陪伴靜謐純美,不訴離傷!醉依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,讓玲瓏纖細的心在愛琴海裡泅渡,路過繁華,走過滄桑,兀自心若瓊瑤,寄情魚雁,遙望…… 鷓鵠高枝瑟未聲,收眸歸臥碧雲亭。 偶聞鵝柳調新曲,間獲鶯絲戀古箏。 空掩袖,歎飄零,素弦塵撲忘年情。 春來冬去芳蹤問,香榭閒依待雁鳴。 文章來源:SuperBlog XXXVIII |馬立誠的BLOG | 夜時光 |攝影師雪松的BLOG | 金師爺的BLOG |藍天中的冬日暖茶的BLOG | 在路上 |守銗_chun白公寓 | 日月星彩&大願 |陶瓷咨詢中心 |

| 20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1.147,258規則:下家丟1萬,3、4、7萬基本不吃, 2、5萬可能要吃; 2.牌過半旬,上家開始落風子,不要碰(碰聽張除外); 3.牌局一直不胡,最好不要動牌,要打熟張,牌一動就有吃大牌的可能; 4.下家丟3、8萬,有可能手握3、5、6、8萬,打4、7萬要小心一點; 5.下家丟8、9萬,有可能手中還有4、7萬,打4、7萬要小心一點; 6.開始幾圈,除嵌張、邊張外,兩頭張最好不吃,先上別的張,等上家再拿到這種牌時,他還會打下來; 7.手中有1萬一張,2萬一對這種牌型,別人丟3萬,如有混(百搭)不要吃(吃聽張除外); 8.外面風子除東風外全都見了,不能打,有可能要槓開,至少看二圈再打; 9.外面有7萬碰掉,8萬見二張,9萬基本上有人碰; 10.牌開始時先丟蕩張,再丟風子,但是手中風子不可超過二張; 11.自己無混(百搭)聽張,比如2、5萬,上家丟2、5萬,如果你吃了可聽2、5、8,沒有必要吃; 12.單吊不要吊一張都沒有見過的張,最好吊兩頭都碰掉,外面見一張的張子或風子; 13.開始幾圈,有人丟東風,手中有東西風,要先丟西風,因有可能有人拿西風對,別人丟你將被輪出一圈,麻將技巧,東風你還可能拿對。

Next